12月 04

关于社交

关于社交

高中校友会,是校友会,不是同学会。所以,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同学会就是聚在一起相互吹牛八卦,而校友会更偏向于提供关系和社交。所以校友会会有很多大佬,比如,这回有好几个院士,现高中校长过来是为了筹备明年120周年校庆。其他还有一帮在北京比较牛的人,四五十岁的人们怎么得也混得有头有脸了,更何况他们那个年代南方人不兴来北方,所以来了北京的基本都是顶级名校。这次校友会有很多人没来,所以年轻小屌丝只有三个,我,另一个比我高一届的哥们,再加一个北大大二小学妹~这是背景。

今天咱要说的就是这另一个哥们,为啥要说他,因为他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主要是社交方面。这个哥们在一个国家部门,不是公务员,是事业单位。他为什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想想,总结一下,应该是他怎么跟这些相对比自己高level的人聊天的能力。

如果是我,可能我会选择少说话,因为我觉得level不同,没啥好说的,如果对方问起我某些他感兴趣的话题,我倒是可以好好回答一下。但是这个哥们很会说,他先是会介绍一下现在单位的状况,比如他们单位的数据是保密的,现在很想商业化,比如现在有什么民营单位想参与,巴拉巴拉。然后他又说,我现在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有另外一个工作机会巴拉巴拉,言下之意就是向师兄师姐指教,但是他又没有说出来向他们求教这句话。于是就聊起来了,那些师兄师姐就说起其他单位的人谁谁谁分了房子,谁没赶上,各种分房子问题。

我觉得他现身说法的给我展示了一种以前我经常会有的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怎么跟年纪大一点的不熟的人聊天。很自然,既不压低自己,又不急于展示自己。所以看到他的表现之后说实话我很嫉妒。甚至我有点觉得他挺油滑,但是油滑这个词确实是贬低他了,这是一种社交能力。自然的跟人聊起来的能力,让人觉得你可以聊。

进而的,我又对他如何获得的这种能力产生了好奇。难道是因为他们这种单位的人都善于搞这个,或者说这个本来就是人家天生的强项之一?我猜测可能是后者。对于我来说,这方面显然是我的缺点,所以相对于在这方面有天生优势(就是在一岁到三岁时间内建立的性格优势)的人,我估计很难赶上了,所以我只能止损。这个哥们我是记住他了,以后我会多观察观察他,嘿嘿,从他身上吸收一些功力。

再来分析一下我认为的他的优缺点。

先说优点,这个”老油条”,他不但懂得自己跟人聊的high,还会带上别人。比如他知道我在干一些事,抽空他也会提起我。这时候好让我在别人面前也说上几句。虽然这只是基本技能,但是这进一步说明他很会来事,所以我更嫉妒了:)

再说我觉得的“缺点”。他在类似政府部门呆多了,所以更社会人。比如校长极其会说,说高中多么多么优秀,这个正常,因为人家是校长总得说这些。但是这个哥们特别会跟,校长出一张牌,他就会自然而然跟一张,比如说,对对对,咱高中就是博雅,不但成绩好,人也是全面发展。类似的。当然这个并不是他的缺点,我只是不喜欢。不喜欢这样类型的事情,甚至人。所以我才在这方面一直不会吧~幸好我不靠这一口吃饭。

唉,说来也怪我自己,非得去弄这些不擅长的东西。我是真的不喜欢社交,尤其讨厌来事。但是不得不去止损,不然你的能力终究会匹配不上你想要的东西。更囧的是,你不会的东西,人家在你面前不停的展示,你既讨厌这种技能,为了利益又不得不想去得到它,这真是一种糟糕的体验。

这个世界就是套路太深,无论什么事都是套路。而我,不喜欢这一点……

4月 02

转一篇好文《你我生活不同,不必相互打扰》

人的一切追求其实都是在追求幸福感,所以归根到底幸福感是跟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因此,打击别人的幸福感是一件既不仁慈又及其愚蠢的事情,在别人看来甚至可以等同于谋杀。具体理由见下文《你我生活不同,不必相互打扰》。

就我自己而言,就在这上面犯了很多错误。首先我是一个幸福感比较低的人,这种性格我知道,是来自老爸。当我第一眼看到一些事,首先脑袋中跳出来的选项是“否定”,而非“欣赏”。这也就是为啥自己思考着思考着就成了批判别人。同时我也及其讨厌鸡汤,那种无理由的鸡汤让我打心底反胃!但为何下面这碗鸡汤我却心甘情愿干了那?是因为他写出了真理,哈哈。

举个自己范过的严重错误,以反思与惊醒。这是我和曾经一个哥们的故事。这哥们与我关系很好,无话不谈,只可惜,我俩有一个极大的分歧,那就是对于房子的态度。我自己对房子持完全的否定态度。在我也看来,对于普通人,拼尽两辈子(父母和自己),就为了在北京买套房,是极其愚蠢的,这等于任凭政府剥削自己。同时房子也不给我任何幸福感,而只能是完全的负担。再者我认为房价终会跌。诸多理由,导致我非常非常厌恶房子这个东西。假如哪一天,我在北京买了房,那只有两种可能 1我的爱人和孩子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为了家人,我吃点亏也认了,买个小房子够用就行,既然买不起就不能硬来  2买个房子就像拔一根毛一样,那反正也无所谓了,也是吃点亏

就此打住,来说说我那哥们。他是那种看重家庭幸福感比天高的人。那房子必然成为了必不可少的温暖的家。同时他认为房价用会涨,早买早赚。所以他早早的结了婚,作为小富二代在北京买了一个500w的大房子。那段时间,他的幸福感爆棚,这时候人都有分享的需求,从买房前就不停跟我说今天看这套明天看那套,到买了后说装修家具。每到这时候我都露出极其鄙夷的眼神,现在回想估计也说了不少在他看来是风凉话的内容。其实我当然不是鄙夷他这人,我鄙夷的是房子这个东西。但我想这种打击别人幸福感的事谁也受不了,就在那时关系渐渐疏远,后来一些别的事现在基本很难有交集了。

不得不承认我情商确实太低,总是无意做错事。所以自此我明白了维护别人的幸福感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以下原文

作者:晚情
选自新书《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不攀附,不将就》

“人啊,其实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幸福,真的不必相互打扰。”这是我的朋友如娴痛定思痛后告诉我的。

想起那件事,我心有戚戚焉。

如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用她的话说就是凑成一个“好”字,前两年,她生下儿子,本打算等儿子八岁的时候再要二胎。不料老天却急着给她送来了第二个孩子,夫妻二人一商量决定开心地迎接第二个孩子,当B超出来后,如娴偷偷告诉我:“医生说是个闺女。”

如娴的丈夫非常有能力,几年之内把一个十几人的小公司发展成了几百人的中型企业,老公赚钱老婆花,如娴的日子过得逍遥又舒服。

上个月,她在当地最好的医院生下了宝贝女儿,在意识恢复的第一刻,她就在群里给我们报喜:女宝,六斤七两,母女平安。

我们纷纷恭喜她,祝她心想事成。如娴嘱咐我们一定要参加孩子的满月宴,隔着手机,我都能感受到她的幸福和满足。而此时,一个不太合适的声音在群里响起:“孩子一个都嫌多,如娴你干吗要一个接一个地生呢,两个孩子闹也闹死了,很快你就会灰头土脸,身材走样,你老公那么有钱,随时都有可能出轨,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开始警惕了。”

说话的是另一个朋友H,H是某集团的高层,事业有成,很受领导器重,据说年薪已经升到七位数,是个不折不扣的职场女强人。

H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但在此时此刻说,显然不是很恰当,其他人马上打哈哈地过去了,如娴气得不轻,打电话给我:“你说她什么意思啊?嫉妒我还是诅咒我?这么见不得我好吗?”

我笑着安抚她:“别生气,刚生完孩子呢,如果你觉得她说话你不喜欢听,满月宴别叫她去就是了。”

但如娴不是那种“惹不起,躲得起”的性格,她要让H参加,要让H看看两个孩子有多可爱,要幸福给H看。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满月宴那天,如娴的小女儿玉雪可爱,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样,从一个人手里被递到另一个人手里,大家纷纷称赞如娴好福气,儿女双全。然后,H来了,有人把如娴的小女儿递到H面前:“你看,是不是好漂亮啊?你来抱抱?”

H嫌恶地退了两步,表示不敢抱这么小的孩子。如娴刚刚生完孩子,身材显得臃肿,H看到她,同情地说:“如娴,你以前身材多好,你看看现在腰都没了,女人啊,不能待在家里做黄脸婆,没几年男人就嫌弃你了,到时候你拖着两个娃,又跟社会脱节已久,哭都没地方哭。”

如娴心中上次的气还没消,又听了H这番话,终于忍不住说出藏在心中已久的秘密:H的老公早已出轨,情人是个90后小妹妹,和他同一个公司,职位是公司前台。

如娴鄙夷地说:“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基本上除了你不知道,该知道的人没一个不知道的。”话一出口,其他人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H听到这个消息,呆若木鸡,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双眼睛瞪得几乎要吃人,然后,她撕心裂肺地大吼一声。她老公不明所以,过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早已识趣地避开了三米远。

一场满月宴最后以H夫妻大打出手告终。生性骄傲的H怎能忍受老公出轨这种事被当众揭穿,火速离了婚,从此和熟悉内情的人全部断绝了往来,她无法接受大家或探究或同情或看戏的表情,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工作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情澎湃了。

如娴报了一箭之仇,但她几乎没感受到高兴就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原本H老公出轨的事是如娴老公无意中提起的,并且再三要求如娴保密,如今她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场合下公布这件事,老公对她意见很大,而其他朋友觉得如娴这反击实在太严重了,生生毁了另一个女人的生活,也不敢和她过于接近了。

这件事中,没有一个人受益。

我们的生活中,总会在最开心时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当你买到一条喜欢的裙子,满心欢喜地接受别人的称赞时,突然有个人说:“我觉得这条裙子很普通啊,还是宝姿的裙子漂亮。”

也许说的人并不是真的嫉妒,可能她只是真的欣赏不了这条裙子,可是你原本的心情已经因为她的一句话而一落千丈了。当你因为老公送的一枚素金戒指幸福不已的时候,旁边有人把玩着自己的卡地亚戒指说你实在太容易满足了。当你因为老公一朵玫瑰幸福时,有人晒出了一大束蓝色妖姬。

当然,还会有另一种情况,当别人因为恋人的一句甜言蜜语满足无比时,你闲闲地说:“金星老师都说了,不是看男人说了什么,而是要看男人做了什么。”当一位姑娘满心爱恋地为恋人做了一份便当时,你语重心长地来一句:“傻姑娘,付出越多,伤害越多。”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总是轻易将原本的幸福甜蜜打击得支离破碎。

我也经常接受某些“问候”,比如有的人会跟我说:“男人没有一个不花心的,现在对你好,因为你还年轻漂亮,等再过几年看看。”“没有一个男人不出轨,区别在于有的被发现了,有的没被发现,也许你老公早就出轨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听了这样的话,我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但深知一来不会影响到我什么,二来我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通常只是笑笑,如果这样的话能够令对方得到满足,那去说便是了。

人们总是喜欢以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别人的生活,以自己的生活作为标尺,力求让所有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当出现不一样时,毫不留情地泼冷水、下断言,甚至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告诉对方:“你的眼界实在太浅了,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真相。”

殊不知,吾之蜜糖,彼之砒霜,就好比H,也许她真的不是想针对如娴,她只是觉得作为女人不应该待在家里生孩子,并且一直不工作,在H眼里,一个女人的价值在社会上,只有拥有自己的事业和圈子才是值得庆祝的事,她看不上如娴生两个孩子就满足的生活状态。

而如娴觉得:你是女强人又如何,还不是老公出轨,自己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吗?能有可爱的孩子,可比事业强多了。

什么是对错?什么是幸福?根本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每个人的生活不同,当下的环境不同,欲求也不相同。

在某一时刻,看见太阳突然升起,会忽然觉得生活是多么美好;大病初愈之人觉得健康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历尽艰辛的情侣觉得只要相守就是最大的幸运;也有的人觉得生活富足就是最大的圆满。

没有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体会,但这真的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我们无法为别人的幸福加分,起码应该做到不去打扰他们。

不打扰别人的幸福,就是最大的仁慈,因为我们的幸福,也未必是别人眼里的幸福,同样不希望被人打扰。